产品服务ArchiverRss订阅社区
不锈钢天地网,中国最大的不锈钢价格行情资讯信息平台 不锈钢资讯
板材 管材 带材 型材
原镍 废料 合金 财经
不锈钢特色频道
曲线 人才 钢厂 指数
百科 专题 内参 刊物
不锈钢商机资源
展会 供应 公司 现货商铺
商会 求购 加工 东方钢材城
切换不锈钢天地网地区频道
无锡 佛山 上海 国际
浙江 沈阳 戴南 天津
淄博
当前位置:不锈钢天地网 » 财经 » 宏观 » 国际 » 正文

德国:下一个欧债危机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更新日期:2012-08-17 10:40:39  来源:不锈钢天地  作者:sky123  浏览次数:621
核心提示:如果说希腊是欧债危机的起点,那么多数人都相信,德国才是欧债危机的终点。
    如果说希腊是欧债危机的起点,那么多数人都相信,德国才是欧债危机的终点。正因为如此,8月16日,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到访德国,并与总理默克尔会晤,似乎让市场看到了更多希望。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总部位于纽约的Graham Fisher公司总经理Josh Rosner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德国和希腊其实是债务危机中的一对“难兄难弟”,希腊看似欧债危机的“发起者”,而实际上,德国才是欧债危机最大也是最后的“麻烦”。
    Josh Rosner的理由是,在大家看来是“避风港”的德国国债即将遭到减持潮,因为德国银行业的风险敞口最大。据他透露,目前黑市已经开始在抛售德国国债,“这最终将导致德国银行和企业负债累累,必须自救,最后势必会走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老路。 ”
     德国国债最危险
    当世界和欧元区都认为德国是希腊等债务国家的最终救世主时,往往会将德国国债视为最佳避险工具。但实际并非如此。投资者眼中的“避风港”实际上风险敞口最大,因为德国银行正处于深度的结构萎靡状态。德国银行业的健康程度甚至不如意大利、西班牙以及欧盟许多其他成员国的银行,其杠杆率、借贷率已经达到了雷曼兄弟破产之前的2倍。
    “德国不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在未来6至18个月之内,投资者减持德国国债的风潮即将来临。”Josh Rosner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达了自己对德国前景的担忧。他指出,有一些潜在事件可能触发德国债券危机,比如,希腊决定退出欧元区;欧元区宣布实现经济、金融和政治一体化的消息,以及欧洲央行宣布对债务进行货币化,也就是大量印刷欧元时,市场会因过度恐慌而抛售德国债券。
    德国最终要自救银行业。“在我看来,这一次欧债危机不是由边缘国家过度开支造成的,而是他们过度借贷并挥霍借贷资金导致的。德国、比利时和法国这些所谓的核心国家的大银行向希腊等边缘国家主要银行无节制放贷,最终酿造了惨剧,归根结底,这次的主权债务危机是由银行业危机引发的。”Josh Rosner认为,表面上看,国际债权人是在救助希腊等国家,实际上这些救助方案解救的是德国银行和企业,一旦投资者逃离德国,那么最终将由该国纳税人救助本国负债累累的银行业。
    德国目前的国债收益率主要是由其经济基本面支撑,近期数据显示,德国的基本面正在走下坡路,而该国所欠的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80%。如果该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上涨,短期内就会出现流动性危机,德国势必会走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老路。Josh Rosner在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黑市已经开始在抛售所持有的德国国债,很多欧洲国家的中央银行也在逐步减持德国国债,他们转而把资金用来储备英镑、澳元、瑞典克朗、挪威克朗以及新加坡元,还有一些投资者更倾向于购买高收益的公司债[138.88 0.00%]券,比如宁愿购买荷兰短期票据,也不买德国国债。
    没有一条廉价出路
    Josh Rosner曾有包括雷曼兄弟公司在内的华尔街大投行的工作经历,他认为,希腊已经错过了最佳退出时期,当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的国债收益率飙升以及资本逃离核心国家时,欧元区就该放任其离开。
    欧债危机有三种发展趋势。其一,欧元区分崩离析,希腊等国家逐一离开欧元货币联盟;其二,破罐子破摔,各国继续走“得过且过”的道路;其三,欧元区最终债务共享,最后实现财政、经济和政治一体化。
    Josh Rosner认为,从未来欧债危机发展的几个趋势看,不管选择哪一种,德国纳税人要承担的救助成本都不便宜。其实,欧元区最初确立损失承担者时就出错了,尽管这场危机的种子是在成立欧洲货币联盟的预备阶段播种下的,但是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希腊等国捏造数字和缺乏准备。德国利用廉价劳工竞争,让外围国家疯狂举债,欧洲央行最初给所有主权国家的国债基金进行评级时忽略风险,鼓励欧洲几十家大银行放贷,造成了今日的主权债务危机。但危机出现后,核心国家又将银行业的责任瞬间撇清,而将造成损失的责任统统推给边缘国家政府以及普通公众,从而有了后来的紧缩计划,这对边缘国家的纳税人来说是非常不公正的负担。
    “如果核心国家领导人能够向公众做足解释工作,让广大的老百姓认识到他们这么做虽然会花费很大,但确实是最省钱的方案,将有可能走向正确的道路。”但Josh Rosner认为,欧洲领导人当前缺乏这一决心,因为将要付出的政治代价太大了。
    银行业资产重组有可能
    欧债危机的解决方案最终会还原到银行业救助问题上,届时重组银行债务是惟一办法。然而,欧盟内20家主要银行自去年11月就持有“猪猡五国”4.2万亿美元债券,几乎是他们总资产6200亿美元的7倍之多。当被问及银行业资产重组到底是否可行时,Josh Rosner表示,“银行债务重组是有办法的,只要欧洲央行那时还存在,它就可以大量印欧元实现重组。不过,德国央行和许多德国公民都极力反对这种结果,因为他们还记得魏玛共和国时期的恶性通货膨胀以及随后将纳粹推上政权的社会动乱。”但德国对通货膨胀的恐惧将导致欧洲央行推行一种过度从紧的货币政策,最终加重欧洲核心国银行业的问题。
    欧洲领导人当前最响亮的一个呼声是,最终实现欧元区国家的财政、金融、经济、银行监管以及政治一体化。但也有分析者认为,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会涉及到重新签订《里斯本协议》,且花费的时间将很长。当德国风险上升时,对亚洲投资者而言,应该把德国国债的头寸分散投资到新的或更稳健的资产,包括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和丹麦的主权债券,或是增持欧洲的优质公司债券。
 
 
[ 财经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每日要点
点击排行
专题集锦
论坛热帖
更多
尊贵的用户,感谢您来到不锈钢天地网查询不锈钢行情价格资讯信息!